13658991528(同微信)

文化|西藏的色彩,原始宗教本源的象征

藏族最常使用和備受尊崇的顏色主要有白、藍、紅、黃、綠。這五種顏色是藏族原始宗教——“苯教”中代表五種本源的象征色。白色代表云,紅色代表火,黃色代表土地,綠色代表水。

西藏寺庙建筑

黃色:代表興旺,同時也象征著土地。佛教方位意義中,代表南方的寶生佛為金黃色,所以藏傳佛教繪畫中的方位表示中,沙壇城的南面方向必須用黃色表示。藏傳佛教五大教派中的“格魯派”的特定顏色也是黃顏色,此派僧侶所著袈裟和僧幅都是黃色。藏戲中代黃色面具的角色,則代表著高僧大德。

黃色是最高貴的象征,一般專用特性的顏色,它代表了某種固定的身份,具有典型的符號意義。石黃即是黃色顏料的一種礦物色,是各種宗教用品、佛像衣裝,特別是高僧、活佛的居室和袈裟、衣裝等的專用色,因此普通出家人和俗人一般是不穿黃色的。在全藏區的民居住宅中,同樣是不使用黃色的,黃色也是黃教的色彩象征。

西藏寺庙

藏傳佛教繪畫中用于佛像、寺廟金頂以及唐卡、壁畫上的金黃色是由世代從事溶金工藝的工匠對純金進行特殊工藝加工后,使其變為可以用毛筆隨意涂繪的金粉,或加工成薄如蟬翼的金箔在金屬或墻壁上直接粘貼而成。另一種在銅制金屬表面鍍金的工藝叫“火鍍金”,是溶解金粉于水銀中,涂于器物表面,通過加熱,水銀揮發,金身就鍍成了。

紅色:傳說二千五百年前佛教的發祥地印度,信徒們把紅色看做是所有顏色中價值最低廉和最不起眼的顏色。他們運用紅色作為出家人的著裝色,是為了以此表示他們的超脫、不求外表,但求精神的完美愿望,并且用俗家人認為的這種最不得體的色彩裝束起來,不受外界俗事干擾,專心從事佛事的作用。紅色也成為了高僧、出家人和寺廟的專有、獨享色。

布達拉宮紅宮

藏族建筑中運用的紅色,可能與雪域高原的原始宗教“苯教”有關。“苯教”把“寧福”分為“神、人、鬼”三個境界,藏民認為在臉上涂上赭紅色染料可以避免鬼的侵犯,隨著時代發展和信仰的表化,人們不再往臉上涂紅色,而是在建筑中保留了下來。

藍色:在沙壇城中代表中間位,因為佛教中具有方位意義的藍色不動如來佛代表著中間位,在藏戲中藍色的面具特指獵人的角色。具有鮮明藏民特色的藏式門簾、農村和城鎮中所用帳篷上的吉祥圖案也基本上是藏藍色的布粘貼或者縫制而成,以表吉祥富足。

西藏唐卡

藏藍色主要用以表現宗教題材為主的唐卡、壁畫中的各種憤怒神和護法神,這個顏色能最大限度的表現出憤怒神和護法神的法力、威嚴和氣質,并具有某中立體效果的色相感覺。

白色:沙壇城中的東方用白色來表現,因為佛教中具有方位意義的白色金剛薩捶代表著東方位。在藏戲中白色面具特指男性角色。

西藏经幡

高壽老人本命年時會特意穿一件繪有日月圖案的白色上衣,以示吉祥。

綠色:沙壇城中的北面方向用綠色來表現,在佛教中具有方位意義的綠色不空成就佛代表著北方。

拉萨大昭寺

【藏族傳統色彩運用習慣】
地處青藏高原的藏民族在長期的生產和生活中,也形成了自己民族對于色彩的認識,不論是雄渾的藏式建筑,還是精妙絕倫的藏族繪畫,對于色彩的演繹,都始終讓人感覺到濃濃的”藏味”。本文試圖通過對藏族傳統色彩運用習慣的探討,闡述藏族人民在長期的生產生活中運用色彩的特點。

色彩的延伸

藏族藝術通過吸收、借鑒印度、尼泊爾和內地中原等地的藝術營養而逐漸形成獨具民族和地方特色的藝術形式,構建出形式多樣的外延和豐富獨特的內涵。它保持著原始生態的本性和神奇靈動的生命力,并成為一個意味深長的符號——濃縮質樸的民族信仰及淳厚的人性情感,與中國文化血脈同根同源,又傳達著本民族獨一無二的文化風格與氣質。

【藏族色彩藝術的外延體現】
藏族色彩折射的外延豐富繁復,集中體現了藏民族對藝術的追求,具有異于他族的明顯特征和較高的藝術價值。唐卡、壁畫、建筑、雕塑、民間工藝、民俗生活等無一不在對藏族色彩藝術進行詮釋。

色彩路線:拉薩 布達拉宮+日碦則+珠峰+藏北納木錯 8天7晚
桃花路線:2018年林芝桃花節+拉薩+納木錯+羊湖 8日遊(香港大陸可參加)

3人喜欢
分享到:

西藏定制旅行

讓西藏旅行更簡單

自2005年起 十幾年耕耘西藏旅遊

已有2萬多遊客選擇域龍旅行

好評率近100%